好天龙sf发布网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发布网-天龙私服

好天龙sf发布网

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,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

  • 博客访问: 1936739129
  • 博文数量: 79923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12-14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,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。

文章分类
文章存档

2015年(17818)

2014年(30712)

2013年(80539)

2012年(58456)

订阅
天龙sf吧 12-14

分类: 天龙八部胡军

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,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。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,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。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,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,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,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。

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,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。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,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。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,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,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不料酒水入口,便如一块烧红的热铁灸烙舌头一般,剧痛难当,酒保“哇”的一声,口一张,酒水乱喷而出,只痛得他双脚乱跳,大叫:“我的娘呀!哎唷,我的娘呀!”萧峰见他这等神情,倒也吃了一惊,只听得叫声越来越模糊,显是舌头肿了起来。,阿紫见他神情犹豫,不端酒碗,催道:“快拿过去啊,人家等着喝酒哪。”酒保笑道:“姑娘你又来啦,这碗沽怎么还喝能?”阿紫板起了脸道:“谁说不能喝?你嫌我脏么?这么着,你喝一口酒,我给你一锭银子。”说着从怀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,放在桌上。酒保大喜,说道:“喝一口酒便给一两银子,可太好了。别说姑娘不过洗洗招待,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,我也喝了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呷了一大口。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阿紫见他喝干一壶酒,对本保道:“这些酒拿过去,给那位爷台。”说着双伸到面前的酒碗之,搅了几下,洗去上的油腻肉汁,然后将酒碗一推。酒保心想:“这酒还能喝么?”。

阅读(96097) | 评论(76447) | 转发(63472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何凤2019-12-14

席云松阿紫道:“你心境不好,有我陪着解闷,心境岂不是慢慢可以好了?你喝酒的时候,我给斟酒,你替换下的衣衫,我给你缝补浆洗。我行事不对,你肯管你,当直再好没有了。我你小爹娘就不要我,没人管教,什么事也不懂……”说到这里,眼眶儿便红了。

阿紫道:“你心境不好,有我陪着解闷,心境岂不是慢慢可以好了?你喝酒的时候,我给斟酒,你替换下的衣衫,我给你缝补浆洗。我行事不对,你肯管你,当直再好没有了。我你小爹娘就不要我,没人管教,什么事也不懂……”说到这里,眼眶儿便红了。阿紫伸了舌头,道:“倘若人家先来害我呢?要是我所杀伤的是坏人呢?”。萧峰心想:“她姊姊俩都有做戏天才,骗人的本事当真炉火纯青,高明之至。可幸我早知她行事歹毒,决计不会上她的当。她定要跟着我,到底有什么图谋?是她师父派她来害我吗?”心一凛:“莫非我的大仇人和星宿老怪有所牵连?甚至便是他本人?”随却转念:“萧峰堂堂男子,岂怕这小向我偷下毒?不如将她计就计,允她随行,且看她有何诡惊动施将出来,说不定着落在她身上,得报我的大仇,亦未可知。”便道:“即然如此,你跟我同行便了。咱们话说明在行先,你如再无辜伤人杀人,我可不能饶你。”阿紫道:“你心境不好,有我陪着解闷,心境岂不是慢慢可以好了?你喝酒的时候,我给斟酒,你替换下的衣衫,我给你缝补浆洗。我行事不对,你肯管你,当直再好没有了。我你小爹娘就不要我,没人管教,什么事也不懂……”说到这里,眼眶儿便红了。,阿紫道:“你心境不好,有我陪着解闷,心境岂不是慢慢可以好了?你喝酒的时候,我给斟酒,你替换下的衣衫,我给你缝补浆洗。我行事不对,你肯管你,当直再好没有了。我你小爹娘就不要我,没人管教,什么事也不懂……”说到这里,眼眶儿便红了。。

周凤12-14

阿紫道:“你心境不好,有我陪着解闷,心境岂不是慢慢可以好了?你喝酒的时候,我给斟酒,你替换下的衣衫,我给你缝补浆洗。我行事不对,你肯管你,当直再好没有了。我你小爹娘就不要我,没人管教,什么事也不懂……”说到这里,眼眶儿便红了。,萧峰心想:“她姊姊俩都有做戏天才,骗人的本事当真炉火纯青,高明之至。可幸我早知她行事歹毒,决计不会上她的当。她定要跟着我,到底有什么图谋?是她师父派她来害我吗?”心一凛:“莫非我的大仇人和星宿老怪有所牵连?甚至便是他本人?”随却转念:“萧峰堂堂男子,岂怕这小向我偷下毒?不如将她计就计,允她随行,且看她有何诡惊动施将出来,说不定着落在她身上,得报我的大仇,亦未可知。”便道:“即然如此,你跟我同行便了。咱们话说明在行先,你如再无辜伤人杀人,我可不能饶你。”。萧峰心想:“她姊姊俩都有做戏天才,骗人的本事当真炉火纯青,高明之至。可幸我早知她行事歹毒,决计不会上她的当。她定要跟着我,到底有什么图谋?是她师父派她来害我吗?”心一凛:“莫非我的大仇人和星宿老怪有所牵连?甚至便是他本人?”随却转念:“萧峰堂堂男子,岂怕这小向我偷下毒?不如将她计就计,允她随行,且看她有何诡惊动施将出来,说不定着落在她身上,得报我的大仇,亦未可知。”便道:“即然如此,你跟我同行便了。咱们话说明在行先,你如再无辜伤人杀人,我可不能饶你。”。

陈茂燕12-14

阿紫道:“你心境不好,有我陪着解闷,心境岂不是慢慢可以好了?你喝酒的时候,我给斟酒,你替换下的衣衫,我给你缝补浆洗。我行事不对,你肯管你,当直再好没有了。我你小爹娘就不要我,没人管教,什么事也不懂……”说到这里,眼眶儿便红了。,阿紫伸了舌头,道:“倘若人家先来害我呢?要是我所杀伤的是坏人呢?”。萧峰心想:“她姊姊俩都有做戏天才,骗人的本事当真炉火纯青,高明之至。可幸我早知她行事歹毒,决计不会上她的当。她定要跟着我,到底有什么图谋?是她师父派她来害我吗?”心一凛:“莫非我的大仇人和星宿老怪有所牵连?甚至便是他本人?”随却转念:“萧峰堂堂男子,岂怕这小向我偷下毒?不如将她计就计,允她随行,且看她有何诡惊动施将出来,说不定着落在她身上,得报我的大仇,亦未可知。”便道:“即然如此,你跟我同行便了。咱们话说明在行先,你如再无辜伤人杀人,我可不能饶你。”。

徐诚骏12-14

阿紫道:“你心境不好,有我陪着解闷,心境岂不是慢慢可以好了?你喝酒的时候,我给斟酒,你替换下的衣衫,我给你缝补浆洗。我行事不对,你肯管你,当直再好没有了。我你小爹娘就不要我,没人管教,什么事也不懂……”说到这里,眼眶儿便红了。,萧峰心想:“她姊姊俩都有做戏天才,骗人的本事当真炉火纯青,高明之至。可幸我早知她行事歹毒,决计不会上她的当。她定要跟着我,到底有什么图谋?是她师父派她来害我吗?”心一凛:“莫非我的大仇人和星宿老怪有所牵连?甚至便是他本人?”随却转念:“萧峰堂堂男子,岂怕这小向我偷下毒?不如将她计就计,允她随行,且看她有何诡惊动施将出来,说不定着落在她身上,得报我的大仇,亦未可知。”便道:“即然如此,你跟我同行便了。咱们话说明在行先,你如再无辜伤人杀人,我可不能饶你。”。阿紫伸了舌头,道:“倘若人家先来害我呢?要是我所杀伤的是坏人呢?”。

席健12-14

萧峰心想:“她姊姊俩都有做戏天才,骗人的本事当真炉火纯青,高明之至。可幸我早知她行事歹毒,决计不会上她的当。她定要跟着我,到底有什么图谋?是她师父派她来害我吗?”心一凛:“莫非我的大仇人和星宿老怪有所牵连?甚至便是他本人?”随却转念:“萧峰堂堂男子,岂怕这小向我偷下毒?不如将她计就计,允她随行,且看她有何诡惊动施将出来,说不定着落在她身上,得报我的大仇,亦未可知。”便道:“即然如此,你跟我同行便了。咱们话说明在行先,你如再无辜伤人杀人,我可不能饶你。”,阿紫伸了舌头,道:“倘若人家先来害我呢?要是我所杀伤的是坏人呢?”。阿紫伸了舌头,道:“倘若人家先来害我呢?要是我所杀伤的是坏人呢?”。

赵华琴12-14

阿紫伸了舌头,道:“倘若人家先来害我呢?要是我所杀伤的是坏人呢?”,萧峰心想:“她姊姊俩都有做戏天才,骗人的本事当真炉火纯青,高明之至。可幸我早知她行事歹毒,决计不会上她的当。她定要跟着我,到底有什么图谋?是她师父派她来害我吗?”心一凛:“莫非我的大仇人和星宿老怪有所牵连?甚至便是他本人?”随却转念:“萧峰堂堂男子,岂怕这小向我偷下毒?不如将她计就计,允她随行,且看她有何诡惊动施将出来,说不定着落在她身上,得报我的大仇,亦未可知。”便道:“即然如此,你跟我同行便了。咱们话说明在行先,你如再无辜伤人杀人,我可不能饶你。”。萧峰心想:“她姊姊俩都有做戏天才,骗人的本事当真炉火纯青,高明之至。可幸我早知她行事歹毒,决计不会上她的当。她定要跟着我,到底有什么图谋?是她师父派她来害我吗?”心一凛:“莫非我的大仇人和星宿老怪有所牵连?甚至便是他本人?”随却转念:“萧峰堂堂男子,岂怕这小向我偷下毒?不如将她计就计,允她随行,且看她有何诡惊动施将出来,说不定着落在她身上,得报我的大仇,亦未可知。”便道:“即然如此,你跟我同行便了。咱们话说明在行先,你如再无辜伤人杀人,我可不能饶你。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